部分外卖取餐柜12月1日起小格口涨价,骑手更心疼钱了

在快递智能存取柜已经相当普及的如今,外卖取餐柜对大多数人来说依然是件新鲜事。当通知你取外卖的不再是骑手小哥的电话,而是一条响起提示音的信息:“您的外卖已到柜!”多少人叫好,又有多少人抱怨?

外卖取餐柜出现在申城街头楼宇内也已有一段时间,这本是科技服务生活又一利好,却意外在骑手和顾客间都有不小的反对声:骑手的意见在认为收费价格高上较为集中,用户则以原本无需下楼取餐现在却需要下楼取餐的那部分意见最大。

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有的外卖取餐柜从12月1日起调整收费小格口涨价,高峰期使用率仅两成,也有外卖取餐柜和物业签约进场后效果不佳而暂时撤柜……

高峰期使用率仅两成

几个月前,上海核心地段普安路上的一栋办公楼宇后门附近,多了一座智能外卖取餐柜。

这个智能柜挺有名,几十米开外的保安都能准确指出它的位置。午高峰临近尾声,依然不时有骑手过来送餐。

一名骑手在附近停下了电动车,给楼上的顾客打电话通知他们取餐。

“你知道那边有个外卖存取柜吗?”

面对记者的问题,他忙着打下一个电话:“知道!”

等两个电话都打完,他才回答道:“不太喜欢用那个。”他说,由于这一趟同时送两单,如果要放快递柜还要放两次,不仅有点麻烦,更关键的是还要收费。

又等了五分钟,记者终于等到一个径直前往外卖取餐柜放置外卖的小哥。

他一路走到外卖存取柜,看了一下柜子顶部的几张贴纸,对着一个二维码举起手机扫一扫。几秒钟后,他发现自己扫错了,扫到“取餐”的二维码上去了。于是侧移几步,对着“存餐”的二维码重新扫。这次比较顺利,在低头对手机做了一番操作后,14号箱柜的门弹开了。

几乎是同时,这位小哥的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付费0.4元成功的页面。

他将外卖放入箱柜中,转身快步往外走。

除了一开始扫错二维码,后续操作可谓“熟门熟路”,是因为习惯使用吗?

“我不喜欢!”在表达自己的态度时,小哥加强了语气,“我只是现在实在没时间了。这个太贵了!”

此时,加上小哥刚刚放进去的外卖,可以看见61个箱柜中仅有5个亮着灯。

“疫情之后外卖就不能送上楼了,这里是后门,上面的人从这个通道下来。”附近一名熟悉这栋办公楼的人员透露,或许由于并不经过大堂,因此这里中午并不会出现外卖摆得满大堂都是的场面,骑手一般爱在楼下等人下来取餐。由于是办公楼,晚上下班后没什么送餐晚高峰,因此柜子利用率最高的是在中午,“没有三四成那么多,据我的观察能放两成差不多。”